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

>

律师文化

>

律师文库

律师文库

法律人检索工具的庙堂与江湖
发布日期:2018-08-09 信息来源:管理员 作者:陈遥律师 福建世礼律师事务所

2014年,可以说是“司法大数据检索元年”。这一年,最高法院正式开始要求各级法院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生效裁判文书。从此,嗅觉灵敏的司法大数据检索领域各路诸侯,迅速地抱紧了“中国裁判文书网”的大腿,渐渐地从“占山为王、小打小闹”的旧阶段,进入了“跑马圈地、割据一方”的新时代。“司法大数据检索”这一概念,也渐渐地如大宝SOD密广告里说的那样“一传十、十传百,变成了大家皆知的秘密”。截止目前,“走进新时代”的司法大数据检索已经走过四个年头,不少大学法学院甚至已经开设了专门的法律检索类课程,例如吉林大学法学院、厦门大学法学院。

 

由于笔者正好在近期密集参与了较多“司法大数据检索”方面的培训,讲师中有跟最高法院密切合作的学院派,也有精准定位律师群体的技术流,再加上这些年在大数据检索方面的实战经验,因此特别想跟各位同行扒一扒笔者眼中司法大数据检索领域的庙堂与江湖。不过,笔者并不想让本文成为司法大数据检索的SOP或者具有专业深度的《指导手册》,而只是想让各位了解庙堂与江湖各自的优缺点,为大家在大数据海洋中的航路,点一盏指引方向的小灯。倘若各位在小灯的指引下打算深入挖掘司法大数据中的宝藏,那么,请掏出各位口袋中的真金白银,老老实实地交给各江湖帮派,他们会把各自的武功秘籍传授给您,届时,请以甲方的姿态对待他们,千万不要客气。

 


庙堂

庙堂,《琅琊榜》里又叫它朝堂。笔者第一次接触这个名字,是来自范文正公的《岳阳楼记》:“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根据中学语文老师的解释,从实体方面讲,庙堂就是朝廷里君臣议政的地方;从虚拟角度看,庙堂就是国家权力最集中的所在。而不管怎么阐述,那里都代表着权威。二十载倏忽而过,笔者依然对此铭记于心。因此,在笔者眼中,来自庙堂的司法大数据,自然也就代表着权威:


(一)中国裁判文书网——最高法院的“亲儿子”


最高法院的“亲儿子”,案例检索领域的带头大哥,所有江湖人士必须膜拜和紧抱的大腿,也是所有江湖人士最爱又最恨的网站。

爱他,是因为他权威。最高法院官方发布,没有比他更权威的了,只要是从这里下载的法律文书,都是“官方正品”,绝无“某宝山寨”。笔者只要是想将相同和类似案例当作证据或者参考资料提交给法院,一定会选择从这里下载,理由很简单,带着法院徽章水印的文件,展现着来自庙堂的权威气息,其可信度一定是碾压各江湖帮派的舶来品的。所以,请记住,有问题,请先找带头大哥!

恨他,是因为他真的很卡,用户体验也差,有时候甚至让我们怀疑网速是不是回到了小马哥马化腾的QQ还叫“OICQ”的时代。并且,还伴随着我们的破骂,骂偌大的最高法院,舍不得多花点钱找马云爸爸提供点技术支持,或者,矜持点,是腹诽。

然而,各位同仁,大家可能误会最高法院了,最高法院缺钱吗?不缺。最高法院缺人吗?也不缺。那为什么网站这么卡呢?笔者在此要为最高法院站站台。据笔者所知,所有司法大数据检索的江湖帮派,别看各自的网站和产品风风火火,但是,如笔者此前所说,他们的数据,都来自“中国裁判文书网”,也就是说,“中国裁判文书网”是所有其他数据库的源头,所有其他数据库都要在这里抓取数据。并且,网站信息是向所有“友邦人士”、“亚非拉同胞”以及“帝国主义敌对势力”等等境外访问者开放的。所以,为什么网站那么卡?不用笔者多说了吧?

总之,“中国裁判文书网”毋庸置疑是庙堂里地“扛把子”,爱他也好,恨他也罢,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他在案例领域的顶级权威地位。故,请大家在制作正式文件的时候,认准http://wenshu.court.gov.cn。


(二)全国人大、最高法院、国务院法制办等国家机关官网——根正苗红的发言人


跟“中国裁判文书网”一样,胜在权威。并且,如果要查法律、行政法规、司法解释这类文件的官方版本,请认准上述网站。假如有办理涉外案件的朋友,需要引用英文版的法律法规,请不要离开“中国人大网”,只有这里的英文版本,才是大家可以放心使用的官方版本。而江湖上的,除了北大法宝,其他帮派,可能会让你“呵呵”,请慎用。

言而总之,出自庙堂的司法大数据,虽然他们的用户体验可能并不好,但是,千万不要嫌弃他们,最终能帮大家解决问题的,还得是他们。


江湖

相比庙堂的单调与枯燥,江湖就可谓多姿多彩了。没有庙堂的“独尊儒术”,江湖有着令大家眼花缭乱的“百家争鸣”。“五岳联盟”也好,“六大门派”也罢,各有各的特色,各有各的绝活,甚至有人更愿意相信浩瀚的江湖,因为他们始终认为“高手在民间”。下面,笔者将按照笔者的使用习惯一一将纷繁的江湖展示给各位。


(一)Icourt的Alpha系统——高富帅的后花园


之所以这么称呼,是因为Icourt的alpha系统是收费的,而且费用还不能算低,但是也可以理解,毕竟“技术驱动法律”不是白喊的。虽然icourt是搞培训起家,但近年来在司法大数据方面的投入以及成果不可谓不大,综合而言:

 

优势

 

用户体验好、检索维度多、可视化能力强、数据库较全。

 

Alpha系统的高级检索功能可以从十几个检索维度精确定位裁判文书的各项信息,可以对法院观点,甚至是对法官的审判习惯进行大数据分析,免去了搜索出案例后再二次检索关键信息的麻烦,相较于其他检索模式而言,能大大提高效率。并且,alpha系统的技术升级也快,经常有各种检索方面的技术升级让大家耳目一新。因此,如果钱袋较鼓的律师同仁,可以支持alpha。


劣势

 

数据库来自与“中国裁判文书网”和“威科先行”,并非自行开发的数据库,对“威科先行”有依赖性。检索的案例有时不如“无讼”全面。



(二)无讼——免费之王


江湖传言,蒋主任起初只是想在帝都的四合院里打造一家“小而美”的律师事务所,顺便带领兄弟们做一群安安静静的高富帅。但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每次过安检都要掏出十几部手机的蒋主任“失败”了。如日中天的天同所,早已非当年的“吴下阿蒙”,天同所开办的“无讼”,也以雷霆万钧之力,妥妥地成为了案例检索领域“雄霸天下”的免费之王。如果各位手中的银子不够宽裕,请朝帝都方向拱手向蒋主任致谢,因为“无讼”,是笔者认为免费数据库里,最好的一个,没有之一。


优势


案例多、数据全、更新快、用户体验好、检索速度快、案例关联度高。

基本上,庙堂有的毛病他都没有,并且还能贴心地直接链接带头大哥所在的案例网址,省去了根据无讼检索结果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重新检索一遍的虐心之旅。


劣势


基本没有,硬要横向对比的话,那就是可视化能力不如他的最大竞争对手icourt的Alpha系统。当然,icourt的Alpha系统可不是免费的午餐。



(三)法信——“带头大哥”的亲兄弟


这是最高法院的另一个“亲儿子”,号称“中国第一家法律专业知识服务和案例大数据服务深度融合的法律平台”。如果说“中国裁判文书网”是案例检索方面的权威网站,那么法信,就是带头大哥的升级版,所以,他的优势更加明显。

 

优势

 

权威。并且除了案例之外,还可以查询最高法院的《理解与适用》系列的电子版信息,以及其他与最高法院有关的图书、期刊信息和司法观点,这些内容都是各级法院在审判时的重要参考依据,且是其他检索网站所欠缺的。所以,作为律师而言,其内容更有阅读价值。


劣势

 

重要内容都收费。但是,可以理解。



(四)openlaw——“研究报告”的收集者


Openlaw可能是个相对比较小众的检索网站,但依然值得推荐,除了全面性稍微弱于无讼的数据库外,其余方面与无讼相差不大。并且,openlaw的“研究报告”频道内容是其他网站上不常见的,这里可以查到机构、个人所做的一些分析报告,能对我们的研究提供一定的参考依据。


(五)威科先行——icourt所爱


威科先行既然可以成为icourt选择的数据库,其自然有诸多可取之处,但其也是收费的,要是仅仅需要其案例数据库,那么其实不如投入icourt的怀抱,一石二鸟。不过,就威科先行本身而言,其“香港法律信息”方面的内容还是值得称道的,如果有需要对香港法律做一定的了解和研究,威科先行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六)聚法案例——刑事律师的利器


聚法案例在可视化搜索和大数据统计方面的能力也是相当卓著的,并且,数据库也很齐全,可视化搜索和显示能力也不弱,还可以统计律师、律所的案件胜诉率数据,对于企业法务而言,更加实用。同时,聚法案例独有的“刑事HOLO搜索”频道是刑事律师的福音。相较于常规搜索而言,该频道内容专注于刑事领域,对刑事领域的搜索维度进行了更加细化的解析,能够高效地缓解刑事律师的检索压力。有办理刑事案件的律师同仁可以善加运用。


(七)北大法宝——法条检索的不二选择


不像案例检索那样百花齐放,法条检索方面笔者只推荐北大法宝一家。数据全面,且可以查看法律法规的前世今生,并且最重要的是表明了法律法规的效力状态,避免了把过期法条当尚方宝剑的尴尬。同时,法条的联想功能也十分便捷好用。更重要的是,北大法宝是江湖上唯一值得信赖的英文法条检索网站,可以搜索到“中国人大网”可能尚未公布的英文法律法规,这功能对涉外律师而言,是妥妥的福利。

由于各省律协几乎都已购买了北大法宝,其也成为各律师同仁常用的工作,笔者在此就不再多说。


(八)百度——屌丝的百科全书

最后出场的,是争议最大的,最被专业人士鄙视但又最有受众的“百度”。由于百度是个大杂烩,并非专业的司法大数据检索网站,如果各位告诉同行说检索结果来自百度,势必引得方家耻笑。所以,“屌丝的百科全书”实至名归。如果用江湖帮派来形容的话,恐怕只有“丐帮”与之相称了。

 

但是,“野百合也有春天”,独孤求败“飞花摘叶皆可为剑”,是因为达到了顶尖高手的境界。“百度用得好,一样是个宝”,虽然百度在专业数据的精准度上欠缺较大,甚至还会因为搜到“李鬼”而被坑,然而,百度是“海选”的最佳工具,当各位在尚未形成检索案例的思路,或者没找到合适的关键词时,百度可以给各位提供不少的灵感。并且,“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也许已经有人在各位所想检索的领域内做出了探索或者总结,那么,根据这些线索再到前文提到的专业网站上去检索和验证,很多情况下,可以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笔者,就经常因此受益。因此,不要依赖百度,也不要嫌弃百度,只要能解决问题的网站都是好网站,“英雄不问出身”。


综上所述,虽然还有诸如律思网、westlaw等各种各样的江湖存在,但是只要能够利用好上述检索工具,运用交叉检索的方式熟练地“在庙堂和江湖之间穿梭”,各位就有可能成为司法大数据检索的高手,说不定还可以在某一个细分领域成为开山立派的祖师爷,笔者期待大家的成功!


【字体: 打印 【浏览:6263次】

Copyright@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福建省律师协会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八一七北路190号闽星楼5层 邮编:350001

电话:(0591)87551410 传真:(0591)87539920 邮箱:fjlsxh@126.com

闽ICP备18019307号   闽公网安备 35010202000201号 

技术支持:海峡四度 网站访问统计量:2441836次

  • 扫一扫访问官网
  • 关注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