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

>

律师文化

>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我们用二十年做了一件事
发布日期:2019-01-03 信息来源:管理员 作者:
二十年,有的人,做了一些事,改变了世界。

二十年前,刘强东在北京创立了京东,公司的主要业务是在中关村卖光碟(不知道是不是盗版的)。
二十年后,尽管京东的股票因刘强东在美国被指控性侵,受了一点「连累」,但市值仍然高达三百多亿美元。

二十年前,马化腾在深圳创立了腾讯,搞了一个叫OICQ的「山寨软件」,后因侵权ICQ,改名为QQ。

二十年后,ICQ不知道去哪了,QQ被同胞兄弟微信挤到了边上,亿万中国人已被微信集体「绑架」了。


二十年前,一位原产地北大的小鲜肉在美国硅谷的一家搜索引擎公司Infoseek做工程师,两位美国青年创立了另一家叫Google的搜索引擎公司。
二十年后,北大小鲜肉成了老腊肉,百度在中国「打败」了谷歌,成了中国最让人讨厌的互联网公司之一,而谷歌还没有回来。

二十年前,马云刚刚创业失败,带领团队去长城「散心」,团队中的一个人突然号啕大哭,对着长城大喊,为什么?
二十年后,马云公布了他的「退休」计划,普京大哥问马云小弟,为什么?马大爷对普大爷说,我想回去当老师。


二十年,有的人,做了很多事,改变了自己。

二十年前,我和同学在西政的电教室看1998年世界杯,罗纳尔多在决赛中迷失,法国人第一次夺得世界杯,我们把固定在水泥地上的课桌拍得疯响。
二十年后,我躺在家里的床上用手机看2018年世界杯,梅西在球场上一脸绝望,法国人第二次夺得世界杯,我写了一篇《年少不懂世界杯,睡醒已是中年人》。

二十年前,《泰坦尼克号》上映了,据说女生用这部电影测试男朋友爱不爱她——不哭就不爱,我在西政附近的一家录像厅看了,没哭,没有女朋友。
二十年后,许久未进电影院的我,在一个中午,走进电影院,看了《我不是药神》,有点感动,没有预期的感动,我在想,难道法律职业让我变得更冷漠了。

二十年前,洪水滔天,电视中播放着官员看望受灾群众的画面,我的法学老师告诉我,群众不需要感谢官员,这是官员的义务,那是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的「鬼话」。
二十年后,没有洪水,疫苗事件的口水比洪水还汹涌,某些省疾控中心的官员说,没买涉事批次疫苗(呵呵),我在公号推了一篇「鬼话连篇」的文章,被删了。

二十年前,我在西政和同学瞎掰,我要成为中国最好的律师之一,但在毕业后,我进了法院,一干就是十四年。
二十年后,我在一家叫「远大联盟」的律师事务所,拿到了「迟到」的律师执业证,想起了自己曾经「远大」的理想。



二十年,有的人,只做了一件事,不忘初心。

二十年前,当我还在重庆做白日梦的时候,几位厦门的青年法律人,创办了一家律师事务所,取名「远大」。
二十年后,几位昔日理想「远大」的青年已是壮志不已的中年,依然在「远大」做着二十年前开始做的那件事。

二十年来,中国的律师业发展很快,已经出现了一些很「大」的律所,比如某女律师所说的「亚太第一大律师事务所」,但很「远」的律所并不多。
二十年来,「远大联盟」没有成为亚太最大的律所,但「远大人」没有忘记当初的梦想——我们要做一家有远大理想的律所。

「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这是诸葛亮临终前写给他8岁儿子诸葛瞻的家书《诫子书》里的一句话。在这个异常浮躁的世界里,要保持一份淡泊的心,不容易。有的律师,爱秀,在法院门口表演翻跟斗。有的律师,会吹,在朋友圈晒律师费发票。有的律师,不爱秀,不会吹,专注于做事。
在一个浮躁的年代,遇上了一家淡泊的律所,于我而言,是一种宁静以致远的幸运。「知止而后能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静下心来做事,方有所得,得什么?得「道」,「止于至善」。
什么是道?做正确的事。于律师而言,正确的事就是,用法律知识和技能解决客户的麻烦和自己的钱袋。谈不上多高尚,说不上多世侩,只不过是一件简单的事,一件利己利人的好事,一件「远大」的律师用了二十年做的一件事。我喜欢做律师,喜欢做一名志向「远大」而不失淡泊之心的律师。



你能二十年后,再来吗?致远,要有一份淡泊,还要有一份坚持,淡泊不易,坚持更难。

一位妇女,带着她的儿子,长途跋涉,去拜见圣雄甘地。
她对甘地说,「我长途赶来,因为我儿子有个问题,我儿子吃太多糖,希望你能告诉他别吃太多糖,因为糖损害他的健康、牙齿,他会听你的,他很崇拜你。」
甘地看着她说,「夫人,你能一个月后再来吗?」
她不明白为什么,但还是听了甘地的话,因为他是全印度人都敬仰的圣雄甘地。
她离开,长途返回,一个月后又回来,再次与甘地见面,她说,「一个月前我来过。」
甘地说,「是的,我记得。」
她说,「你能告诉我儿子,不要吃太多糖吗?」
于是,甘地注视着那个孩子说,「孩子,不要再吃太多糖。」
那个女人很困惑,她鼓起勇气说,「圣雄,非常感谢,我肯定他不会再吃太多糖,但为什么不在一个月前告诉他,在我第一次长途赶来的时候?」
甘地说,「夫人,因为一个月前,我也吃太多糖。」


从前的日色变得很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现在的时代变得太快,电邮几乎都没人用,一生不知爱多少人。共享单车很快,但现在ofo排队退押金的人数已经超过一千万,不得不慢了下来。圣雄甘地很慢,但他花了一个月去戒糖,使自己配得上这一句“不要再吃太多糖”。我希望,在这个过快的世界里再慢一点,“慢慢”地做好一件正确的事。


如果有人问我,二十年后,你还会做律师吗?我会告诉他,你能二十年后再来吗?
如果有人问我们,二十年后,你们「远大」还在吗?我们会告诉他,你能二十年后再来吗?

因为,今后的二十年,我们想继续做一件事,
一件我们从二十年前开始做的一件事。


P.S. 谨以此文,祝贺福建远大联盟律师事务所成立二十周年!
【字体: 打印 【浏览:2778次】

Copyright@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福建省律师协会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八一七北路190号闽星楼5层 邮编:350001

电话:(0591)87551410 传真:(0591)87539920 邮箱:fjlsxh@126.com

闽ICP备18019307号 闽公网安备 35010202000201号 

技术支持:海峡四度 网站访问统计量:6858308次

  • 扫一扫访问官网
  • 关注微信公众号